山水画的骨气精神 ——访著名国画家界一先生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9-05-22 22:10:24    文字:【】【】【

  文/ 乔勇 刘润峰

  

      著名山水画家界一先生(刘伟老师)重视写生,时居山林之间,早观云烟朝阳、晚察风月阴霁的景色。近日编写了国画教材,实用性极强,本网同仁爱不释手,相约在“北京大朴指墨艺术馆”,对界一先生做了深度访谈。

  问:刘伟老师您好,您的大作国画山水教材,我们都爱不释手。知道您学众名家笔法,对于颇具审美情趣的大众和学习中国画的普通读者,有几个问题想请教您。第一个问题就是请您谈一下您的写生学术观点。

  刘伟:写生第一点要忠实自然景色。一幅写生作品,最少要达到70%像,如果你不像你写生干什么?如果你不忠实原景,我觉得这个写生是失败的,就不叫写生,那叫概念化。第二,写生要学会取和舍,怎么去取,怎么去舍,把有用的东西拿过来画到纸面,没用的去掉它,这就是写生。写生写什么,就是所谓的画生东西,去弥补你绘画中的不足,增添画面的一些新鲜东西在里面,这就是写生的一种的态度。有一定的绘画基础以后,才能好好的去写生,在自然之中去抓最美的东西,个人喜欢的最美的东西。

  问:我们看到您这里面也谈到了山形面面看,景色步步移这种观察方法,不受视野的限制。这说着容易,下笔难,请您谈谈在日常创作和写生当中如何去理解山形面面看,景色步步移?

  刘伟:比如我们到了一个景色非常美的地方,写生的时候你不能拿起笔来就画,这是不对的。要先步观,步观是什么呢,就是在不画画之前,先要游,先要看。看他这个景色的本质,一定要学会观察,去感受自然的美,心中有数,怎么去画,从哪个地方画,画到哪个地方,如何衔接,哪里不该画都在心中,要做到心里有数。同时经过观察,步步移景,才能找出你个人认为是最美的地方,每个同学、每个朋友画家都有自己的审美观,自己的审美趋向,每个人选的景、选的主题都不一样。写生第一要点步步观、步步移,就是找符合画家自己审美情趣的山水景色,在你海里头定格的好的景色,画自己认为美的山水。

  问:在传统绘画学习的过程当中如何做到笔墨当随时代,在创作当中,这个如何去衔接?古诗有“千江有水千江月”、“一轮明月照古今”这样的诗句,如何用这种技法和理论的共性来指导当下的绘画或构图?

  刘伟:构图他有一定的固定模式。你不光是现在也好传统也罢,他都采用一个固定的模式在里面。现代绘画和传统绘画它指什么呢?在理念上有一定的区别!但是在本质上来说它有共同点。写生和现代绘画它有离不开的、很微妙的、千丝万缕的都在里面,用一句话两句话去解释它,是基本上解释不清楚,有的时候是可以感悟一下这些东西,得感悟它。

  问:能不能用您的一副画来解读一下呢,以您的一副画来为例,分析分析。

  刘伟:以我画的《大运河》吧,这个写生和创作有好几种方式。一个是“观”、一个是“默写”、再一个是拿起手中的笔去追自己的脑海中的图像去描写,基本上是这三种。这三种来说通过自己的笔墨纸,笔墨技巧去取舍景物,再加上自己的风格语言,和思想三观,尤其是心中的价值观,跟随自己的感情去创作,这幅画才有意义,才有时代精神。这是我的认为。

  问:山水画当中在点景人物上,我们现在山水画当中的人物往往还是汉代的,两晋的,宋代的,甚至于是明代的人,清代的人都很少,因为清人有大辫子,不太好绘画。那么就说在点景人物上,可不可以点现代的人物呢,如何去点?

  刘伟:我个人认为点景,是可以点现代人物,只不过是表现形式不同而已。古人是长袍,现在人是短衣,在线条上形式上有一定的区别,我觉得点景可以用现代人。笔墨随时代嘛,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面貌,所以说点现代人物,画现代人物,我觉得是可以的。

  问:现在的桥或者小船是否跟古人的也会有些许的变化,现在好像一般的船都是艇、电动船、舢板,甚至于小游艇,跟古人似乎也有一些变化,但是还没有发现太多的人在这一方面去涉猎。

  刘伟:山水画形式也决定题材,如果是在家庭挂小品画,当然不适合画什么大轮船啊什么游艇之类的东西。家庭为什么适合挂小船、小桥、钓鱼的人呢,因为是那个人的境界。境界是有古诗,七律、五律这些诗词古意在里面。如果家庭挂一张画是小桥流水,清泉石上流、松柏这个境界,你把月亮画进去,你把女士画进去,它在一个意境里面,这个意境挂在家里,感觉有种回味的东西在里面。如果现在你把一些我们看到的当代的工业化的东西挂到家庭里反而不易。因为它失去了含蓄性,太直白。如果是表现现代大题材的创作可以巧妙的把现代一些东西,比如现代工具,包括汽车、火车、轮船乃至飞机都可以运用到画面中去,但是怎么去运用,这需要每一个画家个人思考,这样画如果画不好会弄巧成拙,要创作要思考。所以说传统绘画和现代绘画也是每个人的审美吧,所以说也没有条条框框的,艺术是没有条条框框的,可以在自己的艺术海洋里、审美符号里头去表达表现一些问题,表现个人的艺术符号,艺术景象。每个画家的心境不同,所以没有界限。用自己的画表表达现出一个气象万千的长卷,表达个人的心境,要更能体现个人的艺术价值观。

  问:在您国画山水教程这本书里,从山水画的基础知识,您是一路讲来,一直讲到写生与创作,在基本知识当中的水的章节当中,您谈到了石为山之骨,而泉又为石之骨,请您来给广大的读者谈一谈,这句话如何去理解?

  刘伟:作画得讲六法,六法讲什么呢,气韵生动。这个生动它怎么来的呢?他是有骨架的,人的大骨架就是脊梁,脊梁是什么,脊梁就是骨头,表现一个人你骨头是硬的还是软的,如果一幅山水画里头没有“骨”它不精神。画作的精神代表画家的精神、充满生命力的活着的精神。骨就是思想和奔头,没有奔头和思想人怎么发展,要有骨气,我们习主席说的 “中国梦”也就说中国梦能带来骨气在里面。

  问:您的教程里面也谈到了文人画的“庄禅思想”,您的画当中是否也体现了这种“庄禅思想”?

  刘伟:也有,本身我是学传统写生的,学儒家、道家、佛家的优秀思想。在创作上既要有 “现代感”,更应该有传统回味思想,绘画在艺术之间不断的徘徊、徘徊连环式的向前发展,水墨要随时代。随时代是对的,没有传统也不行,光有现代也不行,它只有结合的向前进才能发展。我们刚才谈到了骨气,传统文化就是指引我们绘画的脊梁,骨气。简单的说古法讲究用笔,也就是书法,线条硬了你画面就不好,太硬没有内气,这个脊梁也体现不出来,它是两者的东西,内和外的结合,内和外缺一不可,所以说刚才说的这一些可以称为骨气,绘画当中没有骨是不行的。精气神也就是你绘画中的骨气,骨气怎么体现呢?从你的形式、线条、内在,气韵生动的东西在里面综合起来就是所谓的“骨”。

  问:就是刚才谈的泉为山之骨,在表现上也是一个道理?

  刘伟:都是一个道理,任何艺术都离不开骨气。

  问:您刚才也谈到了艺术没有界限,我们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您的号叫“界一”,能跟我们讲讲这个笔名有什么寓意吗?

  刘伟:我本身信佛,我是界字辈,正好是一二三的“一”,在中国文化的海洋里“一”也可以是大,也可以是小,我们从钱上面来说是一块钱多还是两块钱多呢?当然是两块钱多,“一”就是小的。如果家里面排行是老大的话,老大是“一”这又是大。从我们的玄学里讲九九归一,九到了顶点以后又成了一,“一”为大,所以“一”的意思来说呢“大就是小、小就是大”,这是一个辩证法的问题,看个人的认知。人做事要做大一点,做人低调一点做小一点,我认为是这样好。“界一”也符合我的性格,我挺喜欢界一这个名字,这是自然天成的,是佛缘给我的。